母 亲 住 院 后


西双版纳新闻网 来源:西双版纳新闻网 编辑:王晨至 2020年12月12日 09:40

□ 王乔芝


打我记事起,母亲就总是生病。那时候家里穷,交通也不便,只能随便找点草药对付。我时常看到母亲被病魔折磨得不成人样,很心疼却也无能为力。记得8岁那年,母亲又病倒了,这次无论吃多少草药都无济于事,父亲急得不行,四处筹钱要带母亲上医院。记得那日天阴,一大早起来就找不到父母的踪影,我急忙跑去奶奶家,奶奶告诉我父母到城里了,之所以不跟我们讲,是怕妹妹太小,粘着母亲不让走。奶奶还说,你已经是大孩子了,要懂事,要照顾好妹妹,照顾好家里。是啊,我不小了,该为家里做些什么了,我心里想到。

我匆忙回家背上背箩就去地里找猪草,这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,早在两年前我就时常和母亲去地里干这活。可今天我一个人,怎么也割不满那一背箩猪草。平日里都是母亲帮我割大头,我只割小头,今天靠我一个人,还真是挺累人的。不知过了多久,只感觉手痛腰酸汗直流,背箩总算装满了猪草。

可背那一背箩猪草也不是轻松容易的事,我努力使劲总算起身背了起来,可每走一步路都气喘吁吁。想起这些年父母辛勤劳作,无论刮风下雨都忙碌在地头,特别是母亲,就算身体再不适也舍不得休息一天,我心里一阵阵难过。况且这些年,我从未离开过父母,一下子看不见他们的身影,那种孤寂感深深笼罩着我。回到家,我喂好猪仔便开始做饭,想着我做好这些父母回家看到定会开心。

思绪一下子被拉了回来。想起前天母亲血压突然升高到两百多,我和父亲吓得不轻,赶紧送她到勐海县医院。医生建议马上住院,然后开了降压药服下,一连服了两次药也没降下来,那时已经到一点多,母亲催促我回家,让父亲留在医院。我心里清楚,母亲是担心我怀着孕禁不起折腾。我从小就体弱多病,让他们操碎了心。而今我已结婚,有了自己的家,也怀了宝宝,他们不得不放下在外省打工挣钱的机会回来照顾我,在他们眼里,我永远都是需要保护的孩子。

我希望上天能够仁慈些,让母亲少受些罪,也希望时光能够慢些,让我有更多的时间照顾他们。


关注西双版纳报微信
本报微信公众号
手机读报
手机读报
关注本报客户端
关注本报客户端
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《西双版纳报》和西双版纳新闻网版权所有。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复制、转载、链接、下载使用。
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691-2144028
【滇ICP备12003530号-3】 【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80018】
版权所有:西双版纳新闻网